热门标签

创 16:1-16 夏甲与她的儿子(提姆·凯勒)

《生命的福音》讲义

敢于靠近(10) 夏甲与她的儿子

 

亲爱的朋友、弟兄姊妹,我们会查考的经文是创世记16:1-16。这是有关夏甲、撒拉和亚伯拉罕的故事。顺便一提,在这段经文里,撒拉和亚伯拉罕都称为撒莱和亚伯兰。他们后来改了名字,称为撒拉和亚伯拉罕。这容易产生混乱,所以我一开始就称他们为撒拉和亚伯拉罕。

 

亚伯兰的妻子撒莱不给他生儿女。撒莱有一个使女,名叫夏甲,是埃及人。撒莱对亚伯兰说:“耶和华使我不能生育。求你和我的使女同房,或者我可以因她得孩子。”亚伯兰听从了撒莱的话。于是亚伯兰的妻子撒莱将使女埃及人夏甲给了丈夫为妾;那时亚伯兰在迦南已经住了十年。亚伯兰与夏甲同房,夏甲就怀了孕;她见自己有孕,就小看她的主母。撒莱对亚伯兰说:“我因你受屈。我将我的使女放在你怀中,她见自己有了孕,就小看我。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判断。”亚伯兰对撒莱说:“使女在你手下,你可以随意待她。”撒莱苦待她,她就从撒莱面前逃走了。耶和华的使者在旷野书珥路上的水泉旁遇见她,对她说:“撒莱的使女夏甲,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夏甲说:“我从我的主母撒莱面前逃出来。”耶和华的使者对她说:“你回到你主母那里,服在她手下”;又说:“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甚至不可胜数”;并说:“你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因为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他为人必像野驴。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众弟兄的东边。”夏甲就称那对她说话的耶和华为“看顾人的神”。因而说:“在这里我也看见那看顾我的吗?”所以这井名叫庇耳‧拉海‧莱。这井正在加低斯和巴列中间。后来夏甲给亚伯兰生了一个儿子;亚伯兰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16夏甲给亚伯兰生以实玛利的时候,亚伯兰年八十六岁。

这是神的话语。

 

有些朋友可能会说:“这个故事是关于什么?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听这个故事?”在过去多个题目中,我们查考一些曾近距离与神相遇的人物,他们确实遇见神,与神面对面近距离相遇。在几乎每一个情况里,当他们遇见神之后,他们都会说:“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还活着。”夏甲是其中一人。其实有三个人是这样的,夏甲是第三个。在圣经里有关与神相遇的记载中,有三段记述是非常有趣的。亚伯拉罕……还记得他吗?在其中一次的题目里,我们谈到创世记第15章,亚伯拉罕在一个黑暗的暴风雨晚上遇见神。

 

在创世记第18章里,撒拉在烈日当空的时候遇见主,现在我们查考创世记第16章,读到侍女夏甲的故事。由于撒拉和夏甲的经历重迭了,我们在那次查考创世记第18章的题目里,在快要结束讨论的时候,我们提到夏甲和撒拉,以及撒拉的不育有什么意义,但在今次的题目里,我们会看看整件事情的核心。

 

我们在这里读到的故事将会把福音告诉你。在夏甲而言,这就是福音。圣经的每部分都有福音。圣经中没有一部分是没有福音的。现在看看。让我们查考整段经文。第1节说:“亚伯兰的妻子撒莱不给他生儿女。”让我们来看看。这是什么意思?这有什么重大的意义?

 

我想从心理学和神学角度来看这段经文。你必须明白这句话在心理学和神学上的意义,否则你不会明白这段叙述。首先,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对撒拉而言,不育意味着毁灭,因为那个时代、那个文化给女性一个特定的角色。

 

在那个文化里,女性的角色是什么?在第2节,撒拉其实提到这一点:就是建立家庭。那是女性的角色。如果你是女人,你在世上的目的就是为此。你在世上的目的是生养孩子,并建立家庭。只此而已。在那个文化里,孩子就是女人的本钱。孩子是女人的人生意义,如果女人没有孩子,她会蒙受耻辱,她觉得自己没有价值。

 

事实上,女人没有生养过孩子,在心理上构成极大的破坏。这意味着她感到极大的痛苦和绝望。不仅如此,从神学的角度来看,神临到亚伯拉罕,至少两次对亚伯拉罕说将会赐给他一个儿子。我们在创世记第15章读过其中的一次……讲得最清楚的是,神对亚伯拉罕说:“我将要拯救这个世界。亚伯兰,看看四周。看看死亡。看看苦难。看看战争。看看贫穷。看看疾病,看看这个世界是怎样。我要拯救这个世界,我要藉着你的家族拯救这个世界。我要给你和撒拉一个儿子,从那个儿子将会产生一个强大的家族。从那个家族将会产生一个大国,从那个大国将会产生一位英雄,那就是弥赛亚,祂将要拯救这个世界脱离一切。地上的万家万户都藉着你蒙福。”

 

这就是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直到那一刻,神从没有向撒拉显现。撒拉也从没有听过耶和华的声音,但亚伯拉罕来到,把事情告诉撒拉。究竟撒拉想到什么,我不能确定。我的猜测是在某个时候,撒拉必定这么想:“亚伯拉罕……他疯了。他的神将会给我们一个儿子?”但是你知道,不论撒拉是否认为亚伯拉罕疯了,抑或撒拉是否真的相信亚伯拉罕所说的话,都无关重要,因为在撒拉的那个时代、那个地方里,在一个女人感到那种常见的羞辱、可耻和痛苦的处境里,当亚伯兰说:“我们将会有一个儿子。”撒拉伤痛仿如被刀插进去一样。

 

这情况却是更糟,因为撒拉可能想到:“现在,我不只是令亚伯拉罕失望。我不只是令我的民族失望。我不只是令我的文化失望。现在,我也令神感到失望吗?现在,我也令这个世界感到失望吗?”你看见吗?撒拉感到绝望。她感到极之痛苦,因此在第2节,“撒莱对亚伯兰说:‘耶和华使我不能生育。求你和我的使女〔夏甲〕同房,或者我可以因她得孩子。’”

 

撒拉所说的有何意义?再一次,这具有双重的意义。首先,撒拉正在做什么?首先,撒拉正在提出的事情,不仅是一种常见的做法。这几乎是一种十分普遍的做法。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以及所有明白古代文化的人,都会告诉你,在那个时代、那个地方,这是普遍的做法;也就是说,撒拉是那个宗族的女族长。撒拉是女族长,亚伯拉罕是族长。撒拉可以把她其中一个使女带到亚伯拉罕那里。亚伯拉罕基本上可以把她当作妾侍。如果你仔细看,第3节说:“……于是亚伯兰的妻子撒莱将使女埃及人夏甲给了丈夫为妾。”

 

然而,看看第4节:“……夏甲就怀了孕;她见自己有孕,就小看她的主母。”换句话说,夏甲成了亚伯拉罕的妾侍。夏甲仍是个奴隶。她仍是个使女,但最重要的是,当撒拉说:“或者我可以因她得孩子”的时候,有趣的是夏甲所生的儿子,实际上是属于撒拉的。撒拉会把夏甲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在某种意义上,撒拉会收养那个孩子。撒拉可以掌管那个孩子,事情就是那样。但圣经没有任何一处记载这样的事得到宽容。

 

亚伯拉罕、摩西、大卫……几乎旧约圣经中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做,每当他们奉行一夫多妻,有许多妻妾或妃嫔……每当圣经描述这样的经历时,这经历总是一场又一场的灾难,而这里便是一场灾难了。这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你必须称赞撒拉。她正在努力,但我会告诉你,你可以看到,我们也很快便看到,撒拉在那时候是极其脆弱的。我的意思是,圣经没有一处提到神是宽容一夫多妻的,因为这会毁灭妇女的一生。撒拉不只在那一刻极其脆弱,她在许多方面都是毫无自卫之力的,但正如我们将要看见的那样,那里出现重大的分裂、重大的嫉妒、可怕的冲突,以及一场家庭大灾难。

 

如果你往下看,读到这章经文将近结尾时,耶和华的使者对夏甲说:“让我告诉你关于你的儿子怎样。”“他为人必像野驴。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众弟兄的东边。”你不必像著名心理学家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那样才能了解这样的事为何会发生。以实玛利长大了,虽然他是长子,但是后来当撒拉的孩子以撒出生了,人人都往他那边去……每一天、每一刻,以实玛利都知道:“以撒是最受人喜欢的。你是次等的。你的母亲是个奴隶。”

 

我们不用佛洛伊德的理论也可以察觉到像以实玛利这样的孩子将来会变成怎样。如果在你成长阶段一直有人告诉你:“你是次等的。你是低一级的。”你会看到虐待、分裂、愤怒、敌对、嫉妒等事情,常常随之而发生。有人说:“如果一夫多妻对家庭的破坏力是那么大,为什么还继续出现这情况呢?”

 

因为男人都想这样,他们拥有权力。你可以在这里看到,只有亚伯拉罕听到神的声音,同意做这事的亦是亚伯拉罕,做这事的人基本上也是亚伯拉罕,在这个情况下,这两个女人都是受害者。这并不代表这两个女人不用负上责任。这也不意味着她们没有做错什么,但你看看,这都是亚伯拉罕所安排的。

 

撒拉正在尽她最大的努力,但她正走进一个情感的地雷区里,后来按耐不住爆破了。至于亚伯拉罕,看看第2节。经文说:“亚伯兰听从了撒莱的话。”经文直译的意思是:“亚伯兰倾听了撒莱的声音。”作者试图指出,在此之前,亚伯拉罕一直在倾听主的声音。今天,他倾听撒拉的声音。换句话说,在亚伯拉罕面前有两个女人,亚伯拉罕想有一个家庭,如果他决定和夏甲在一起,他真正要做的,就是说:“看,我知道我是一个男人,我是一个年老的男人,但我仍然可以生育。我也知道她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她亦可以生育。撒拉却不能生育,而且她衰老了。如果我尝试藉着撒拉建立一个家庭,我就必须倚靠神圣的、超自然的恩典;如果我尝试藉着夏甲建立一个家庭,坦白说,这是我的能力范围内做得到的事情。

 

所以摆在亚伯拉罕面前的是,他到底想藉着恩典去拯救自己,还是藉着行为去拯救自己,他到底想靠着自己个人的能力去拯救自己,还是完全依赖超自然的恩典。因此,保罗在加拉太书第4章对加拉太的信徒说话时竭力要让他们知道,人不能靠着自己的努力去与神和好。

 

保罗说:“你不能藉着活出美好的生活而与神和好。你不能说:‘我要建立我自己的义,我要把这义献给神。然后神必赐福给我。’不,不,不。”保罗说:“福音不是由你去建立义,并把它献给神。福音其实是神建立义,并把它赐给你。这就是福音了。”神怎样建立义呢?就是藉着神在历史中的超自然行动。

 

神成为肉身,道成了肉身。神的儿子在十字架上受死,为我们赎罪。然后祂从死里复活。藉着神超自然的恩典,义临到我们身上。因此,在加拉太书的高潮,保罗对加拉太的信徒说这话:“不要相信你可以靠着自己的努力而得救。你必须倚靠神超自然的恩典。”保罗放在我们面前的,除了夏甲和撒拉之外,还有什么?

 

在加拉太书4:21-23,保罗说:“你们这愿意在律法以下的人,请告诉我,你们岂没有听见律法吗?因为律法上记着,亚伯拉罕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使女生的,一个是自主之妇人生的。然而,那使女所生的是按着血气生的;那自主之妇人所生的是凭着应许生的。”

 

你明白保罗在说什么吗?对于你和我而言,夏甲和撒拉是个象征,保罗说她们象征靠行为得救和靠恩典得救,但对亚伯拉罕来说,她们不是像征。她们实在地站在亚伯拉罕面前,要么他决定凭自己的能力所作的去拯救自己,要么他倚靠神超自然的奇迹和恩典去拯救自己。最后他决定藉夏甲生子。

由于亚伯拉罕决定靠自己来拯救自己,随即带来的结果是痛苦和灾难,结果总是如此。第4节说:“亚伯兰与夏甲同房,夏甲就怀了孕。”接着经文说:“她见自己有孕,就小看她的主母。”这节经文直译应该是:“……在她看来,她的主母微不足道”顺便一提,希伯来文是非常生动和具体的语言。希伯来文没有抽象的名称和词语,所以经文是说,在夏甲的眼中,她的主母变得小了。夏甲开始轻视她的主母。她开始变得傲慢,现在再看看经文。撒拉来到亚伯拉罕那里,基本上她是说:“这是你的错。”我觉得她在这里是这样说。你不觉得吗?撒拉说:“看看我做了什么!我把我的使女放在你的怀中,放在我丈夫的怀中。我把另一个女人送给你,现在看看我正经历什么。夏甲轻视我。”

 

当撒拉说:“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判断。”她要说的是:“我很愤怒,我有权这样愤怒。你不该责怪我,要责怪的应是你。我有权发怒。愿神判断,我不该受责备。这是你的错。”亚伯拉罕做什么?这个懦夫。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你看,亚伯拉罕正走开。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一个缺乏信心的行为会引致另一个缺乏信心的行为。亚伯拉罕说:“嗨,她是你的使女,你知道吗?这不属我管辖范围的。”我们从圣经知道撒拉虐待夏甲,但我们真的不肯定这是什么意思,人们会联想到是撒拉打夏甲。有何不可?夏甲是个奴隶。我的意思是,对于虐待奴隶,并不需要很多的想象力也知道是什么一回事。我们知道一个怀孕的妇女逃到沙漠里,是多么糟糕的事情,但她走到那里去。现在,我们有很多方法去细看撒拉和夏甲做了什么,当我阅读有关这段经文的释经书,以及其他人对这段经文的评论后,我真的觉得在某个程度上他们都不得要领。

 

其中一个原因是你首先注意到夏甲是骄傲的,所以你可能会说:“现在让我们来谈谈骄傲的罪。她如此骄傲是大错特错的。”然后,撒拉的问题是她的嫉妒。你说:“让我们来谈谈嫉妒的罪。嫉妒是大错特错的。”但我认为我们没有抓住重点,尤其是从保罗在加拉太书第4章所说的去看。夏甲为什么骄傲自大?撒拉为什么感到绝望?为何夏甲会有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自傲心理?为何撒拉会有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自卑情结?

 

我认为大多数现代城市人,尤其是妇女,当他们听到我描述传统文化对女性的规定是:“你们的资产、你们的意义、你们的价值,就是建立家庭,养育子女。仅此而已。”他们马上会说:“这真是可怕。竟有一个文化给妇女指派这样的角色,说:‘你必须养育子女才有价值……’这是多么可怕!”

 

美国著名的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由美国八所首屈一指的大学组成,历史悠久,治学严谨。那里的女学生被灌输这样的思想:“你必须抛弃这些传统文化残余的枷锁,它们给你指派一个角色,并且说:‘你必须拥有家庭和养育子女,否则你便毫无价值。’啊,不是这样的。”“你需要做的,就是出去建立自己的事业。你要决定你想成为怎样的人,然后照着做!”我没有说那些传统文化不是压迫妇女的。我也没有否认这是压迫。妇女这样被买卖实在可怕,但我不想你忽略一件事情,在属灵方面而言,每个文化都给妇女指派一个角色,这也曾在你身上发生,因为传统文化给你指派了一个角色。

 

传统文化对妇女说:“你必须成为母亲和妻子。”但是当你上大学的时候,大学的教导是:“你必须上班工作。”西方世俗和个人主义的文化代替了传统文化,在大学里,女生们被这种文化熏陶。这种文化也指派了一个角色给你,并说:“有一些事情是你必须做的。”

如果你在家里教养孩子,这种文化可能会说:“你是一文不值的。你必须上班工作。”你看见吗?在属灵方面而言,每个文化都会指派一个角色给你,你会听到每个文化都说:“你必须拥有这东西,不然,你便一文不值了。”每个文化都会指派一个角色给每一个人,不只是妇女。

 

每个文化都会指派一个角色给每一个人,然后人受束缚了。受束缚是什么意思?让我们来看看这个例子。这里有一个女人,她身处一个古老的文化,当时的妇女被灌输这种思想:“孩子是你的人生意义。”当夏甲知道她将要生下一个孩子的时候,在夏甲身上发生什么事情?夏甲因自己将会有一个孩子而感到高兴吗?在某程度上说,她并不为着孩子而感到兴奋。那个孩子使夏甲觉得自己重要。她不是为着孩子而欢喜。她感到欢喜,并不是为着孩子,而是为着她自己。如果你的文化说:“这是你必须拥有的。”那么,你怀有孩子,不是因为怀孕而带来的快乐,当你开始有孩子的时候,你便骄傲起来。你说:“看看我。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我是有价值的人。”

看看可怜的撒拉。换句话说,夏甲无法享受怀有孩子所带来的快乐。她的自我被扭曲了。现在她对自我的看法膨胀了。夏甲已经变得自负和骄傲了,但看看撒拉,对撒拉来说,孩子是她的拯救。孩子是她的资产。孩子是她的人生意义。撒拉怎么样?撒拉不能说:“呸,夏甲根本毫不重要……”啊,不。撒拉完全是脆弱的。她完全没有防卫能力。她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没有孩子,她便一文不值,她不能接受这样子,她正在大发脾气!现在,这是我想让你知道的:如果你的文化说:“啊,不,给你人生意义的不是孩子,而是一份事业。”你的处境也是一样。你不是为了做好一份工作所带来的快乐而去工作,你不是为了成为一个有生产力的人而去工作,也不是为人们制造一些美好东西而去工作。你努力工作,是要使自己成为一个重要人物。如果你越来越接近目标,你便会轻视其他人。你会看不起人。你会变得自负。你对自己的看法膨胀了。但如果你不能达到目标,你将会像撒拉一样。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你在情绪上失控。你变得沮丧。你会生气。你会大发脾气。你会攻击他人。这一切都是由此而来。

 

一般来说,这并不只是骄傲和嫉妒。这些女人都是她们的文化的受害者,亲爱的朋友,除非正如保罗所说,你们能明白福音,否则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你们的文化的受害者。福音是什么?这就是福音。在加拉太书第4章的结尾,保罗谈到撒拉和夏甲,但他突然转到以赛亚书,他引述以赛亚书54:1。对我来说,这是一段令人惊讶的经文。经文说:“你这不怀孕、不生养的要歌唱;你这未曾经过产难的要发声歌唱,扬声欢呼;因为没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儿女更多。”保罗正在读这段经文,当耶和华的使者来到夏甲那里的时候,他到底对夏甲说了什么?(我们最终来到这里,谈一谈耶和华的使者对夏甲做了什么。)

 

耶和华的使者说:“听着。我要保护你。耶和华必保护你。耶和华必赐给你一个儿子,你的儿子将来必成为一个大族,而且成为一个强盛的大国。”但耶和华的使者没有给夏甲救恩的应许,所以保罗读出这一段经文,你看见吗?耶和华的使者说:“你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因为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他为人必像野驴。他的手要攻打人……”但你也看见,耶和华的使者又说:“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甚至不可胜数。”那是一个极大的祝福,但耶和华的使者没有说:“……地上万国都要因你得福。”

 

因此,保罗说:不育的妇人的儿女,比有丈夫的妇人的儿女更多。有一点令我十分感动:保罗要说的是:“你想摆脱你的文化所说的人生意义吗?只有一个途径能使你摆脱你的文化,使你不再在夏甲和撒拉之间、在优越感和自卑感之间、在过于自高和过于自卑的自我价值观之间,来来回回地受折磨。你必须明白你的义是神所赐的一份超自然的礼物、是神的恩典,也要让基督成为你的生命,而不是让孩子、财富或家庭成为你的生命。”

 

保罗所说的话令人惊讶,福音令人惊讶,因为它没有默许这传统。或许有人心里想:“我的天哪,如果我是一间相信圣经和这等事情的教会的牧师,我会说:‘是的,妇女们,你们都知道,你们的本份就在家里。’”顺便一提,我不会这么说:“妇女们,呆在家里真是愚蠢。”我一定不会这么说。这种思想同样受到文化的束缚,就如说这话一样:“妇女们,你需要留在家里,因为你必须有孩子……”

 

福音破立这一切。福音倾覆这一切。福音破立世上每个文化。福音砸碎每一个偶像,并且以赛亚是这样说,保罗也是这样说,这是多么令人惊讶,因为那些都是传统文化,福音说:“妇女们,孩子不是你的资产。基督若是你的生命,你便会结出果子,你所结的果子将会比你所能想象的任何东西大得多。”

 

这对于那些想生育孩子,却可能因没有丈夫而不能生育孩子的女人来说,尤其重要。圣经怎么说?圣经说:“如果基督是你的生命,你必有许多孩子,因为即使孤独无依的妇人,只要得着基督,她的孩子比那些有丈夫的女人所拥有的孩子更多。”

 

你有没有察觉到你可以影响别人呢?你有没有察觉到在永恒里你身边将会有多少个孩子,就是你曾关爱过的形形式式的各类人,你曾牧养过的形形式式的各类人,在某种意义上说,你好像母亲一样所教养过的形形式式的各类人?现在,让我们转过来想一想。那些还没有达到目标的人又怎么样?

 

举例说,你想做一些事情去引起别人注意。福音说:“那不是你的救恩,你察觉到你将会结出果子。无论如何,你将会结出硕果累累。你摆脱文化所给予的价值。你不必在夏甲和撒拉之间来来回回地看。你不用再这样做了!”这真是令人惊讶。福音无处不在。最后,让我们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夏甲逃到旷野,我可从这里得出几个非常重要和实用的原则。第7节说:“耶和华的使者在旷野书珥路上的水泉旁遇见她。”耶和华的使者是谁?

 

当耶和华的使者在燃烧的荆棘中向摩西显现时,摩西说:“我看见了耶和华。”当耶和华的使者显现,与雅各摔跤时,雅各说:“我看见了耶和华。”当耶和华的使者以元帅的装束向约书亚显现,约书亚说:“我看见了耶和华。”

 

耶和华的使者显现……可以是一丛燃烧的荆棘,或者是一位帅,或者像在创世记第18章里出现一样,可以吃午饭,并且亚伯拉罕和周围的人过了一段时间才察觉到:“这是耶和华。”你总不知道神以什么方式显现。神不是只有一种显现方式。神可能像戏剧般临到某人的生命中,然后你说:“我猜想悔改归主就是这样子。你必须拥有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但在那里,神是一把微小的声音。我们从神临到夏甲的方式看出夏甲似乎并不知道祂是神。

 

第二,耶和华的使者说:“撒莱的使女夏甲,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夏甲后来才意识到:“这是耶和华。”你有没有察觉神显现了多少次?神向约拿说话的时候显现了。神与以利亚谈话的时候显现了。我们已查考过以利亚的事迹。神有多少次在显现时没有说什么,便开始提出问题?

 

很多时候,神显现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发出问题。神不是高谈阔论,不是作出宣告,也不是作出声明,相反,神发出问题。我不知道我应该由此学到什么,但我知道我必须学习一件事情,我也认为我们必须看一看,并且说:“如果无所不知的神显现,温柔地发出问题,也许我们需要做个更好的聆听者。也许是这样。”

 

然后,“夏甲说:‘我从我的主母撒莱面前逃出来。’耶和华的使者对她说:‘你回到你主母那里,服在她手下。’”现在,有人会说:“啊,我的天哪,那似乎是最糟糕的事情了。要回到一个受虐待的情况里?”但在这里,耶和华的使者说:“我会使你的后裔极多,我听见了你的苦情。”耶和华的使者要说的是:“我想让你知道,我在这里出现,是因为你的苦情,我想为此做一些事情,对你来说,最好的地方就是回到那里去。”

 

有时候,神会呼召你进入一个似乎不是很好的情况里,但你知道,神听到你的苦情,而且常常听到……从我的角度来看,夏甲回到她所来自的埃及去(当时她正在往埃及的路上),是一个好主意。离开一个这样虐待她的主母。然而,耶和华显现,并且说:“我必须告诉你一件有违常理的事。我要你回到你主母那里。”这是对夏甲最好的地方。罗马书8:28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但这里可能是最后一件事情。“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

有些释经书指出耶和华的使者没有说:“耶和华听见了你的祷告。”这一点是相当有趣的。事实上,经文直译是:“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圣经不是说“听说”神显现,然后祂做什么?神在看电视新闻报导吗?有人说:“你听说过有关夏甲的事情吗?”“啊,不是!”

 

不,完全不是这样。神不是听说夏甲的苦情。神是听见夏甲的苦情,这真的使我大感安慰,因为神临到,并不是说:“你正在祈祷。你的祷告真好,以致我不得不来到。”谢天谢地,神不是这么说。否则神永远不会临到我这里。神不是说:“因为我看见你活出非常良善和敬虔的生活,所以我来到你这里。”不,神不是这么说。

 

神为何临到呢?神有这样的一颗心,以致我们可以为着我们的痛苦和悲伤向神呼求。神有这样的一颗心,所以祂常把这事记挂在心里。神听见我们的苦情,所以祂临到。其实我撒了一个小谎。还有一件事情是我们需要看到的。我们需要成为聆听者。我们需要察觉到,很多时候神呼召我们进入的那些处境,对我们是最好的,纵然我们不觉得是如此。

 

此外,我们还需要察觉到,神是充满怜悯的,祂临到不是因为祂听到我们的祷告。祂临到,不是因为我们的祷告很好,也不是因为我们过着良善的生活,而是因为我们受伤了。最后,如果你研读不同的圣经译本,你会发觉它们对于第13节都有不同的翻译。中文《和合本》圣经说:“夏甲就称那对她说话的耶和华为‘看顾人的神’。因而说:‘在这里我也看见那看顾我的吗?’”

 

这一节经文的下半部分说:“……因而说……”这是一个问题。在希伯来文,这是一个疑问句,这一句直译是:“我看见那看顾我的吗?”首先,按照希伯来原文,这是一个疑问句,看见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个疑问句,夏甲问:“我也看见那看顾我的吗?”

 

德瑞克.基拿(Derek Kidner)写了一本关于创世记的注释书,也写了有关箴言和诗篇的注释书,多年来我一直参考这些注释书,它们就像我的食粮。德瑞克.基拿是一位杰出的释经家,他指出,夏甲说:“我也看见那看顾我的吗?”这里的意思一定是:“我已看到能参透万事的那一位背面吗?”

 

这是翻译这一节经文最佳方式。夏甲在这里获得福音,一方面,她察觉到神是看见每一个人的那一位。神是参透万事的那一位。“神是那位看顾者……祂不仅看见我,更绝对参透万事!神是那一位圣者。神是那一位威严的主。祂顷刻参透万事,但是……”夏甲说:“我已看见那位看顾者吗?我被允许看见那位看顾者而仍能存活吗?”

 

夏甲明白福音,因为福音是这样的:神是圣洁的、伟大的、祂参透万事,却是充满恩典的。“我获准靠近神而仍能存活。”夏甲明白这一点,我认为这是她能回到亚伯拉罕那里的原因。如果你只是相信一位看顾者,只是相信一位慈爱的神、一位爱每一个人的神,但你看不到自己是一个罪人,你也不应该靠近神,或者你只看到自己是一个罪人,你也不应该靠近神,那么,你还没有察觉到神的恩典……不管怎样,你都不会成为一个生命得到更新的人,但是夏甲正在说:“既然一位如此伟大的神让我靠近祂,既然一位这样的神如此爱我,我还害怕什么呢?既然一位如此伟大、良善、慈爱的神这样爱我,那么,没有什么东西令我感到害怕。”当夏甲说:“我已看到那位看顾者的背面吗?我被允许看见那位参透万事者而仍能存活吗?”她是以一种幼嫩和基本的方式去领会福音。

 

因此,夏甲能够回去她主母那里。“既然你见过神,并知道无论如何神都爱你;既然你见过那位圣者,而且获得祂接纳,你还会害怕撒拉吗?”所以夏甲回去了。希伯来书2:3说:“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

 

我们一起祈祷。

感谢天父给我们这一幅福音的图画。福音无处不在。感谢祢让我们从撒拉、亚伯拉罕和夏甲的生命中看见福音。求祢帮助我们脱离优越感和自卑感的鞭挞,求祢帮助我们摆脱文化的枷锁,使我们像夏甲一样,藉着福音得以自由,可以回到我们的世界里,带着微笑、自由、力量和平安去面对所有问题

天父啊,求祢帮助我们,越发信靠神那超自然的恩典,而不是像亚伯拉罕在这事件中的表现那样。奉主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分享文本到:

发表评论

×